专业跑者质疑“白银山地马拉松”准备不充分,知名律师称组织方或涉嫌犯罪

5月22日,甘肃一山地马拉松赛遭遇极端天气。172名参加百公里越野赛的选手中,共搜救接回151人,其中8人轻伤,在医院接受救治。21名参赛者找到时已失去生命体征。

据前方救援人员介绍,百公里越野赛沿途的地形地貌非常复杂,山梁沟峁较多,在夜间光线较暗的情况下,要找到失联人员非常困难。另外,由于景区的地形高度差在60到200米之间,很多地区的通信信号很差,也给搜救造成了一定困难。

专业跑者质疑“白银山地马拉松”准备不充分,知名律师称组织方或涉嫌犯罪

↑搜救人员称,部分选手无保暖设备。红星视频截图

在越野跑圈内被誉为“大神级别”的跑者郑钧月告诉红星新闻,虽然本次越野跑中遭遇了天气突变,但其实可以把伤害降到最低的。郑钧月告诉红星新闻,有经验的组委会,会在容易发生问题的赛段,提前派驻志愿者和救援队,便于掌握情况,有问题及时处置。

同时,中国登山协会户外运动委员会委员陈铮表示,山地马拉松是脱胎于传统登山项目的新兴运动,对主办方的前期准备工作要求非常高,我国登山协会对此类赛事的主办要求,也有严格的规定,但目前尚不清楚本次活动的准备工作是否严格按照规定执行,有待官方进一步调查。

据《人民日报》报道,甘肃省委省政府已成立事件调查组,对事件原因进行进一步深入调查。

专业越野跑者:高海拔越野赛定位为山地马拉松涉嫌误导选手

曾在喀纳斯世界探险越野赛、巨人之旅、贡嘎越野挑战赛等诸多越野跑赛中获奖的跑者郑钧月,在越野跑圈内被誉为“大神级别”,23日上午,她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目前她本人心情十分悲痛,“逝者21人,当中有10个是我的朋友,昨晚我通宵没睡。 ”

郑钧月曾在全球各地参加过多次越野跑比赛,对于本次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她表示:“我现在心情很难平复,加上我没有参加过这个越野赛,也许(说法)会不太客观,曾经我也认为天气和地形的变化是越野跑的魅力之一,但现在我只希望所有人能平安回家。”

专业跑者质疑“白银山地马拉松”准备不充分,知名律师称组织方或涉嫌犯罪

↑比赛现场。红星视频截图

郑钧月告诉红星新闻,2016年她参加在张掖举行的越野跑比赛中,曾遭遇过“一模一样的天气状况”。郑钧月回忆,“当时失温的选手救援及时,所以没有伤亡。那个比赛也是高海拔,赛前炎热,但组委会还是强制要求了选手携带保暖衣服和冲锋衣。在遭遇气候突变后,赛道上的组委会工作人员及时出现,将有行动能力的就近在老乡家安置,等待救援;失去行动能力的跑者,救援人员和组委会巡赛道人员甚至是有行动能力的选手,将他们背下山。”

郑钧月分析,虽然本次越野跑中遭遇了天气突变,但其实可以把伤害降到最低的。郑钧月告诉红星新闻,有经验的组委会,会在容易发生问题的赛段,提前派驻志愿者和救援队,便于掌握情况,有问题及时处置。

同时,郑钧月称,“本次比赛本是一个高海拔越野赛,却定位为山地马拉松,容易误导选手,因为这两者是两个概念。”

专业跑者质疑“白银山地马拉松”准备不充分,知名律师称组织方或涉嫌犯罪

↑本次赛事定位为山地马拉松。图据景泰融媒体

“在绝对危险的路段,没有安全员劝退,没有强装(注:强制装备)要求。”郑钧月说,“我没有参赛,所以说法也不见得全面,只是一些我过往的经验告诉我,只要组委会强制我们携带了防水系数达标的冲锋衣裤,和可以更换的保暖衣服、保温手套等,伤亡绝不会这么惨烈。”

郑钧月表示,她不知道为何此次主办方没有强装,她推测:“原因可能是往届三年同一时间举办都遭遇高温天气。”但她表示,高海拔的天气气候不能仅凭经验判断,“我们在欧洲比赛,出发时是夏天高温,上山就下雪了。”

专业跑者质疑“白银山地马拉松”准备不充分,知名律师称组织方或涉嫌犯罪

↑比赛起点。图据景泰融媒体

参赛选手毛树智也向红星新闻描述,主办方此前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准备不足,他们考虑的都是防中暑、防晒的问题,没有想到防寒。“前三届都是大热天,所以这次大家想着肯定还是很热,很多人就把保暖装备放在了60公里左右的换装点。”

此外,红星新闻记者从一名自称是参赛者处了解到,该赛事在马拉松越野赛跑友眼中,是一个较为成熟的赛事,“几届搞下来,也算是一个成熟赛事了,赛道几年没变过,工作人员、志愿者等相关人员都了然于胸,且往年的比赛没有出现过一单哪怕是极小极小的问题。”

登山圈内人士:山地马拉松危险性很高 我国对主办赛事有严格要求细则

中国登山协会户外运动委员会委员陈铮曾有过多次山地竞速赛赛道的设计经验。据陈铮介绍,山地马拉松是近几年出现的新兴项目,从传统登山项目中衍生而来,其实更属于登山范畴,而非马拉松范畴。

专业跑者质疑“白银山地马拉松”准备不充分,知名律师称组织方或涉嫌犯罪

↑往届赛事画面。图据景泰融媒体

据陈铮介绍,山地马拉松实际上是引用了“马拉松”的名称,马拉松全长是42.19公里,海拔落差不能超过50米,在城市的马拉松赛事中,由于路面平整,其后勤保障和医疗救援是很充分的。陈铮说:“山地马拉松的海拔落差最大时可达到一千多米,实际上是山地项目。当落差达到这么高时,再加上天气多变,赛事安全性上来说,从准备工作到操作成本以及后勤保障比普通的高很多,且山地马拉松最危险的地方,很多赛道都在无人区,这对于主办方和跑者来说,都是极大的挑战。”

陈铮告诉红星新闻,中国登山协会对主办赛事的要求有很严格的操作规范,“我国规定在传统登山项目中,3500米以上属于高海拔,但关于所谓山地马拉松的界定标准,没有官方特别界定,一般是跑友或赛事主办方等,沿用登山项目中的3500米海拔高度,作为分界点。”

专业跑者质疑“白银山地马拉松”准备不充分,知名律师称组织方或涉嫌犯罪

↑山地马拉松对路面的高差、坡度是有一定要求。图为参赛选手毛树智在比赛中。受访者供图

由于山地马拉松的危险性和挑战性很高,所以对于主办方来说,赛前的准备工作必须相当充分,陈铮介绍到,“比如赛前的医疗准备工作,药品和救援物资很难送达,主办方一般会提前好几天派驻医疗队伍进山,安置妥当后才会开始比赛,这样操作的成本和繁琐程度是很大的。”

据国家体育总局登山运动管理中心和中国登山协会主办的中国山地马拉松系列赛官方资料介绍,山地马拉松绝大部分路段是在山地环境里进行,且对路面的高差、坡度是有一定要求的,复杂的路面情况及上下坡的路段都是对选手专业能力的考验,同时也是高水平选手创造成绩,拉开距离的契机。

律师说法:若承办方安全方案不合规 或涉嫌构成犯罪

北京理工大学徐昕教授表示:“虽然有人认为(悲剧)应归咎于极端天气,但主办方承办方有重大责任,开赛时便已明显低温,没有要求参赛者带强制装备;比赛过程中有冰雹大风,没有及时反应,而且最艰难的8公里距离中没有工作人员驻守。组织这类赛事不可掉以轻心。 ”

徐昕认为,根据《大型群众性活动安全管理条例》第五条,大型群众性活动的承办者对其承办活动的安全负责。承办方承担主要责任,如果承办方安全方案不合理或没有取得审批,可能构成行政违法或甚至涉嫌犯罪,即可能涉嫌构成大型群众性活动重大安全事故罪。场所管理方,也可能同样构成行政违法或大型群众性活动重大安全事故罪。

“主办方以及有关主管部门的工作人员和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在履行大型群众性活动安全管理职责中,有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行为的,可能构成行政违法或相关犯罪。”徐昕分析,“主办方、承办方及赛事运营公司均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如果有协议约定,依协议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红星新闻记者 沈杏怡

编辑 张寻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相关文章